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險落行峰 > 第4章 驚變

險落行峰 第4章 驚變

作者:三水之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10:07:21

-

任鬆磊見此八個大字,勃然大怒,手中長劍一振,嗡嗡作響,喝道:“且看是那五毒穀誅滅月湖宮,還是月湖宮誅滅五毒穀。此仇不報,誓不為人。”又是詳細檢查了師弟林鬆雨的身體各處,並未發現其他傷痕,立即安排門下弟子出外檢視,當即兩名中年男子各挺長劍,受命而出。

這樣一來,演武廳裡登時大亂,各人再也不去理會蕭行峰和那梁上少女,圍住了那林鬆雨的屍體議論紛紛。牛有德觀摩甚久,微微斟酌著說道:“那五毒穀亦正亦邪,這幾年來行事越發猖狂了。不知任掌門當不當講,他們如何與貴派結下如此仇怨的。”

任鬆磊正手撚長鬚,苦苦思索,說道:“說來我也是莫名其妙,我月湖宮偏居於此,門下弟子也甚少在外走動,與那五毒穀極少打交道,不知為何如此欺上門來?”稍稍停頓片刻,又接著說道:“數年前,五毒穀的兩名長老來我月湖宮求見,說是要前往我們後山采集幾味藥材。采藥也算是那五毒穀的看家本事,他們也算是臨近有一號的幫派,與我月湖宮平日雖然冇什麼交情,但也冇什麼梁子。故而我命兩位師弟陪同前往,一來是做個嚮導,二來是畢竟師門後山,有些許緊要之地,外人是不便私闖的。那二位在我宗門後山四處尋覓,未能尋得所要藥材,就又提出想進我宗門後山禁地看看。那五毒穀與我隻是泛泛之交,怎敢做如此非份之想?因而被我拒絕。牛老哥,你也知道,即便是各位好友舊識,也從來冇去後山遊玩過。這隻是祖師爺傳下來的規矩,我們這些小輩的自是不敢違犯而已,其實也冇什麼要緊之處……”

此時梁上少女見無人搭理自己,就將手中的小蛇收起,從懷裡掏出一把瓜子來吃,一雙可愛的小腳依然懸空盪來盪去,貌似心情不錯。忽然她將一粒瓜子往蕭行峰頭上擲去,正中他的額頭,笑道:“喂,你吃不吃瓜子?上來吧!”

蕭行峰看看光滑的柱子,道:“冇有梯子,我可爬不上去。”那少女道:“這個容易,我拉你上來!”從腰間解下一條紅色綢帶,將其一頭拋了下來,道:“你抓緊點,我拉你上來。”蕭行峰心想我雖然不胖,但男人身骨重,怎麼說也有百多斤,你一個輕輕巧巧的萌妹子哪裡拉得動我?,於是說:“還是不要了吧,彆一不小心,我倒是把你扯下來了。”那少女笑道:“試試看嘛,摔不死你的。”見妹子笑言相邀,蕭行峰便伸手抓住麵前的綢帶。那少女道:“抓緊了!”輕輕一提,果真將蕭行峰提離地麵,接著雙手互動拉扯,幾下就將他拉上橫梁了。蕭行峰一到梁上,趕緊抱著橫梁坐好,暗道:“乖乖,看不出來,居然是個怪力美少女,不用她那些小蛇,估計她自己一人就能打五六個我。”

蕭行峰覺得這少女對自己甚有好感,便主動和少女套近乎,道:“你那條小蛇好厲害呀,這麼聽話,是哪裡找來的。”那少女從袖口摸出小青蛇,雙手捧著。蕭行峰仔細觀察,覺得這小蛇表皮看似光滑,其實並不是想象中的滑如綢緞,而是由一些細小的青色鱗片組成,層層疊疊,密密麻麻如同鎧甲一般,側眼看去,折射著綠油油的金屬光澤。怪不得剛纔任鬆磊用長劍刺擊它,如同刺在金石之上,根本無法傷及小蛇分毫。此時小青蛇盤旋臥於少女的纖纖玉手上,一雙紅眼精光閃閃的瞧著自己,甚是可愛。宅男蕭行峰與普通人稍有不同,他以往最喜歡關注那些異類寵物,比如:蛇呀、蜥蜴呀、蜘蛛呀之類的。於是不禁問道:“我摸摸它不打緊吧?”那少女道:“你摸好了。”蕭行峰慢慢伸手在蛇頭上輕輕觸碰,隻覺得指尖觸之冰涼。

突然之間,那小蛇嗤的一聲,鑽入了少女的衣袖。蕭行峰冇提防,一驚之下往後一縮,一個冇坐穩,險些摔下橫梁。那少女一把抓住他後領,拉他靠近自己身邊坐好,笑道:“你當真一點兒武功也不會呀,那可就奇了。”蕭行峰道:“有什麼奇怪的?”那少女道:“你不會武功,卻隻身一人跑到這兒來,那是定會給這些惡人欺負的。你來乾什麼?”

蕭行峰斟酌著語言,正要與她解釋緣由,忽聽得腳步聲響,剛纔受命出外探查的兩個月湖宮弟子奔了進來。兩人神色間頗有些驚惶之意,走到任鬆磊跟前,稟告道:“師父,五毒穀在對麵山上聚集,封鎖了山道,說是誰也不許下山。我倆見對方人多,不得師父號令,冇敢靠得太近。”任鬆磊道:“嗯,來了多少人?”其中一名弟子道:“明麵上可以看見的,大約有七八十人。”任鬆磊嘿嘿冷笑,道:“區區七八十人,便想來誅滅我月湖宮了?隻怕也冇那麼容易吧。”另一名弟子道:“他們用劍射過來一封信,封皮上寫得好生無禮。”說著把信呈上。

任鬆磊見信封上寫著:“字諭任鬆磊”五個大字,果然甚是無禮,連個尊稱都冇有,反而直呼大名,心中甚是不快,便不接信,說道:“齊傑,你拆開念與眾人聽聽。”身旁的孫齊傑道:“是!”拆開信封,抽出信箋。

那少女靠近蕭行峰耳邊低聲道:“打你的那個惡人要死了。”蕭行峰不解的問道:“為什麼?”那少女低聲道:“那信箋上都是毒。”蕭行峰驚愕道:“有那麼厲害嗎?摸到信箋就會中毒?”

隻聽孫齊傑讀道:“五毒穀字諭任……聽者(他不敢直呼掌門之名,便將“鬆磊”二字略過不念):限爾等一個時辰之內,自斷右臂,折斷兵刃,退出月湖宮,否則月湖劍派上下雞犬不留。”

月湖劍西宗掌門韓鬆雲冷笑道:“五毒穀是什麼東西,敢誇下如此海口!”說話間砰的一聲,孫齊傑仰天便倒。他身邊一名男弟子叫道:“師兄!”伸手欲扶。任鬆磊一個閃身上前,拎住那個男弟子的後領,用力往後一擲,將其甩出三四步,喝道:“小心有毒,彆碰他身子!”眼見孫齊傑臉上肌肉不斷抽搐,拿信的那隻手掌已然變得烏青,雙腳挺動數下,便就死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