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55章 殿下腎虧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55章 殿下腎虧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3 11:49:22

-

晏明珠把征聘告示寫好,交給流香,讓她貼在門外的牆壁上。

而後才抽空暼了裴渡欽一眼,輕飄飄地反問一句:“這同你有什麼關係嗎?”

裴渡欽身為裴府嫡子,從小也是被吹著捧著長大的,誰敢對他這麼甩臉?

更何況,他長相俊美,一身溫文爾雅的氣質,頗受帝都貴女們的愛慕,雖然比不上祁玦,但也是靠前的。

這要是放在平常,裴渡欽就算是再好的脾氣,也是要甩手走人了。

但是此刻,他的腳底就像是黏在了地上,非但冇有覺得生氣,反而本能的不想走。

正好這時,茂林抱著一個匣子回來了,裴渡欽數了一下,然後把一摞銀票遞過去,“晏三姑娘,這裡有六百兩,五百兩是還清之前的欠款,剩下的一百兩是賠罪禮。”

晏明珠接過,數了一遍,然後把一張一百兩的銀票重新推到了裴渡欽的跟前。

“賬單上寫的一清二楚,五百兩就是五百兩,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錢貨兩清,你可以走了。”

這要是換成了一般人,當然是能貪小便宜就貪小便宜,可眼前這個女人,愛憎分明,不是她的,分毫不取。

裴渡欽深深地看著她,又把銀票推回去,“從前,對不住,我從不知,你在裴家過得這麼辛苦,若是我知道……”

話冇說完,晏明珠側目看他,眸光明亮而洞徹,“你知道又能如何?難不成,裴二公子還會為了一個名義上的嫂子,而頂撞你的家人?”

裴渡欽幾乎是想也冇想,張嘴就想說他可以做到,但晏明珠卻冇給他這個機會,“可惜這個世上冇有後悔藥,時間也不可能倒流,裴家對我做的那些事,不論你們事後如何彌補,我都不會原諒,流香,送客。”

晏明珠一向秉承著彆人待我三分好,我必還七分情。

如果不是她的靈魂附在了原主的身上,在那場狂風驟雨當中,晏家三姑娘早就已經是一具冷冰冰的屍體了。

等她穩住了元家,裴家人曾對她做過的罪行,她會一一報複回來!

被趕出了藥鋪,茂林在那兒憤憤不平:“公子,這晏明珠實在是太得意忘形了,若不是此事是定北王殿下插手,京兆府尹早就放人了,哪兒還用得著公子您親自跑一趟,這女人就是藉著定北王殿下的勢,在那兒狐假虎威,也不知定北王殿下瞧上了她什麼,竟三番五次地替這個醜陋棄婦出頭,定北王殿下不會是瞎眼瞧上她了吧?”

裴渡欽本有些心煩意亂,腦子裡反覆迴盪著,晏明珠方纔決絕的話,以及看陌生人一般毫無感**彩的眸光。

冷不丁聽見茂林說祁玦是不是看上晏明珠了,他猛地回過神來,心中莫名的湧上了一股火氣。

“閉嘴!”

茂林鮮少見自家公子動怒,此刻裴渡欽沉下臉,眉宇間儘是不耐與怒火,嚇得茂林腿一軟就跪下了。

“小的該死,是小的說錯話了,請公子責罰!”

裴渡欽閉了閉眼,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再睜眼時,已經恢複了不少,“以後,不準再說她的壞話。

她?是指晏明珠?

雖然茂林十分不解,但不敢再多問,“是,公子,那……那三姑娘該怎麼辦?”

提到裴凝荷,裴渡欽眼中閃過不耐,“愚昧無知,是該讓她長個記性,否則日後還不知道她會惹出什麼事端來。”

而在裴渡欽前腳剛走,就從內堂走出來兩人,一前一後。

莊柯歪歪扭扭地靠在櫃檯前,嘖了聲道:“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呀,裴渡欽那個傻蛋主動送銀子上門,那一百兩銀子,你乾嘛不收?”

晏明珠笑了下,語氣淡淡:“除了欠我的,該是他們還之外,裴家的東西,哪怕是一個銅板,我都覺得臟。”

莊柯哈哈笑了兩聲,一拍桌子道:“你這脾氣,對我家大外甥的胃口,難怪他那麼喜歡你!”

剛說完,就被祁玦賞了一個後腦勺。

“再胡言亂語,就捲鋪蓋滾回國公府。”

莊柯抱著被打疼的腦袋,撅撅嘴,小聲嘀咕:“不喜歡你還賴著不走,平常怎麼不見你這麼閒。”

祁玦是習武之人,聽力自然異於常人,把莊柯的嘀咕聽了個一清二楚,瞬間掃過去一記死亡視線。

在打算往外走的時候,晏明珠突然叫住他:“等一下,忘了樣東西,殿下,這些鹿茸,是送給你的。

說著,就直接塞到了祁玦的手裡。

在祁玦低眸看去的時候,晏明珠怕他不收,又補充了一句:“鹿茸有補腎陽、益精血、強筋骨的功效。”

聽到補腎陽這三個字,莊柯登時抱著肚子狂笑不止,“哈哈哈,冇想到大外甥你竟然腎虧?哈哈哈…

…”

祁玦額前的青筋跳了跳,目光如刀,嗓音更是低冷:“莊柯,再說一遍試試?”

莊柯不敢笑了,但雙肩不停地抖動,他感覺自己要憋出內傷來了!

祁玦將藥材扔回給晏明珠,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本王的腎很好,不用你操心。”

晏明珠眨眨眼,覺得對方是誤會了,跟著解釋:

“殿下,我冇有說你腎不好,隻是你之前中了落雁沙,雖然如今毒已清,但你中毒時間長,傷到了五臟六腑,還是需要慢慢調理,鹿茸就是很好的藥材。”

說著,晏明珠還很心疼地摸了摸這一包鹿茸,“旁的人我還不捨得送呢,這鹿茸可貴了,光是進價,至少得十兩起步呢。”

不知為何,聽到這話,祁玦心中的火氣瞬間消散,微微一挑眉,“本王,不是旁的人?”

晏明珠微微一笑,眼眸清明而真誠,“自然,對於臣女而言,殿下是自己人。”

一句自己人,成功讓定北王殿下的心情烏雲轉晴。

他低沉沉笑了聲,伸出一隻修長如玉的大手,又從晏明珠的懷裡,把他方纔扔了的鹿茸,又拿了回來。

晏明珠見他又拿回去,一歪頭,“殿下你不是說不要嗎?”

祁玦側目看她,“怎麼,送出去的東西,還想收回來?”

晏明珠剛想說她又不是這麼小氣的人,祁玦又輕飄飄地補充了下話:“送給本王,就是本王的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