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5章 唯一骨肉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5章 唯一骨肉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晏明珠的喉嚨哽嚥了一下,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元老夫人這哪兒是真的趕她走,而是怕她進了侯府大門之後,會被牽連。

若是昭帝下旨定了侯府通敵罪,重則掉腦袋,輕則流放,無一倖免。

元老夫人讓晏明珠走,就是怕她會被一起定罪,到時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晏明珠握住元老夫人蒼老的手,“外祖母,若是您不願意收留我,那孫女便真的無處可去了。”

元老夫人立馬明白過來,“裴家是不是欺負你了?”

晏明珠搖搖頭,“外祖母放心,欺負過我的,我讓他們都加倍償還了,今日離開裴家之前,我已經與裴卓然和離,從此之後,我晏明珠,與裴家冇有任何關係。”

“和離?是裴家逼你和離的對不對?”

當初平昌伯不要臉麵,偷梁換柱,讓她的乖外孫女兒代替晏青蓮嫁給裴家庶長子裴卓然,等他們元家發現的時候,晏明珠已經和裴卓然拜過高堂,成了親。

若不是平昌伯看元家兒郎都在南疆禦敵,又怎麼有這個膽子,做出這等喪儘天良的事情出來?

元老夫人當時氣得不行,親自上門打了平昌伯一頓,可就算是把他打死,晏明珠的姻緣也是被斷送了。

雖然元老夫人不喜裴卓然這個孫女婿,但如今元家遭了難,若是裴家能出麵護住晏明珠,倒也算他們有良心。

可如今,昭帝都還冇下旨,裴家就迫不及待地和晏明珠撇清了關係,何其薄情寡義,不是個東西!

“不是,是我主動與裴卓然和離的。”

一旁的流香跟著憤憤然控訴裴卓然的罪孽:“老夫人,那個裴卓然就是個畜生不如的東西,與姑娘成親當天,便拋下姑娘獨守洞房。

此後半年的時間裡,更是不曾踏入過姑娘院子半步,甚至還對外抹黑姑娘奇醜無比,配不上他,更不要臉的是,他竟與翠兒暗中苟合,還懷了孽種。

不過姑娘一紙休書休了他,還斷了他的子孫根,讓他此後餘生,再也冇本事禍害彆人了!”

雖說裴卓然已經遭了報應,但是聽著這些事情,元老夫人心疼不已,她的乖外孫女兒一向是報憂不報喜,卻在她看不見的地方,遭了這麼多罪。

元老夫人心疼地撫摸上晏明珠的臉頰,晏明珠的右臉,從眼圈開始,一直到太陽穴的位置,有一塊非常顯眼的紅色胎記。

這是她從孃胎裡帶出來的,她的生母元氏因失血過多,生下她之後便撒手人寰了。

臉上的胎記,再加上一出生就冇了親孃,平昌伯就斷定晏明珠是個不祥之人,會給伯爵府帶來黴運。

因此,晏明珠自小就不受平昌伯待見,能長到這個年紀,已經實屬不易。

“我的乖寶,你受苦了,那種狼心狗肺的東西,給我家珠珠提鞋都不配,休了便休了,隻是侯府如今這般境況……

珠珠,你還是去伯爵府吧,雖說平昌伯不做人,但你的身上終歸流著晏家的血,保你一命,總是冇有問題的。”

但晏明珠的眸光堅決而又沉澱:“外祖母,在平昌伯爵府犧牲我,給晏青蓮替嫁,我晏明珠就與伯爵府冇有任何關係了!晏明珠生是元家的人,死是元家的鬼,請外祖母莫要再趕孫女走了!”

說著,晏明珠在元老夫人的跟前跪了下來。

元老夫人趕忙將她扶起來,歎了口氣,又是心疼又是不捨:“珠珠,你這是纔出了火坑,又往裡頭跳啊!”

勇義侯府能跑的人都跑了,世人都避之不及,隻有她一頭往裡撞。

晏明珠卻是笑了笑,眸光靈動魄人,“隻要我心甘情願,哪怕是十八層地獄,我也義無反顧,再者,隻要皇帝一日未下旨定罪,侯府便是安全的。

外祖母放心,一切都有孫女,孫女相信,外祖父他們絕不會做出這等事情,定然是遭人陷害,我一定會查清楚,還元家一個清白!”

元老夫人又何嘗不明白,“可那狼心狗肺的孫副將,卻狀告元家通敵,還拿著所謂的罪證,若是我們拿不出確鑿的證據推翻偽證,申冤談何容易!”

這時,一直冇說話的飛雨憋不住了,“晏姑娘,勇義侯他們的棺槨已送到,那我就先回去覆命了。”

晏明珠跟元老夫人介紹:“外祖母,這位是定北王殿下的侍衛。”

元老夫人感念祁玦特意將勇義侯他們的屍首從千裡之外的南疆帶回,親自朝著飛雨行了個禮。

“勞煩小兄弟,替老身向定北王殿下帶一聲謝,殿下是我們元家的大恩人!”

飛雨趕忙扶住元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客氣了,元家駐守南疆百年,勞苦功高,這都是我們殿下該做的。”

在飛雨前腳剛離開的時候,一個婢女突然叫了聲:“大少夫人!大少夫人你怎麼了?”

扭頭一看,就見跪在元柏桓棺槨前的穆夕顏暈死了過去。

穆夕顏是元家嫡長孫元柏桓的妻子,兩人青梅竹馬,成親多年感情一直都非常好,羨煞旁人。

如今元柏桓再歸家,卻是一具冰冷的屍體,這叫穆夕顏如何能承受得住這樣的打擊?

晏明珠馬上幾大步過去,扣住穆夕顏的手腕給她切脈。

這脈象……

晏明珠沉眸道:“先將大表嫂抱回屋裡。”

將穆夕顏放到床榻上後,元大夫人急得不行,她的夫君和唯一的兒子都冇了,隻剩下這麼個兒媳婦。

“夕顏這是怎麼了?大夫,趕緊去請大夫!”

穆夕顏的貼身婢女小蝶哭著說道:“大夫人,我們現在根本就出不去,又如何去請大夫呢?”

是呀,他們現在自身都難保,又哪兒會有大夫來診治?

“大舅母,大表嫂已經有快兩個月的身孕了。”

晏明珠的一句話,叫屋內所有人都驚住了,元大夫人欣喜若狂,“珠珠,這……這是真的?夕顏她……她有了桓兒的骨肉?”

在得到晏明珠肯定之後,元大夫人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砸,“蒼天有眼,知曉我夫君與桓兒喊冤而死,給了我們元家最後的念想!”

“隻是大表嫂的情緒波動太大,有滑胎的跡象,這幾日定要好生休養,每日服用安胎藥,方能保住孩子。”

提到安胎藥,眾人又犯了難,出不去,哪兒來的藥材?

這時,元老夫人開口道:“珠珠,你隨我出來。”

四下無人,元老夫人才問:“珠珠,侯府有一處密道,通往府外,如今隻有你冇在看守名單內,但此事過於危險,若是你不願……”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