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29章 故意刁難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29章 故意刁難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正說著,元怡笑突然湊近,盯著晏明珠的臉看了半晌。

晏明珠好笑地戳戳她的額頭,“盯著我看做什麼,我的臉長出朵花兒了?”

元怡笑搖頭,很是稀奇地說道:“表姐,我怎麼覺得你臉上的胎記,好像淡了呀?是我的眼睛出什麼問題了嗎?”

聽到元怡笑這麼說,晏明珠就知道自己這幾日的排毒效果還不錯,要不了多久,從孃胎裡帶出來的毒素就能全部排出體內,臉上的胎記自然也就會消失了。

晏明珠故意逗她:“那這麼說來,我是變好看了?”

元怡笑先是點頭,然後又想到了什麼,搖頭道:

“我覺得表姐有些不太一樣了。”

自然是不一樣,畢竟這具身體裡的靈魂可是已經換了。

“那笑笑是喜歡以前的表姐,還是現在的表姐呢?”

小姑孃的嘴巴非常甜:“都喜歡,不過現在的表姐更加鮮活,所以要更加喜歡一些!”

晏明珠被她逗得直笑。

次日,就是與裴家約定的,拿回嫁妝的日子了。

一大早的,元老夫人就特意過來了一趟,“珠珠,雖說裴家嘴上是答應了,但這家子人一向是陰險得很,不論他們說什麼,你都不要跟著他們進府,外頭過往的人多,他們就不敢動歪心思了。”

“孫女都記住了,外祖母放心,就算是裴家所有的仆人都出動了,也是欺負不了孫女的。”

元老夫人並不知道眼下的這個外孫女,武功高強,隻以為她都是在說寬慰自己的話。

到了裴府門口,流香上前敲門,“開門,三日期已到,我家姑娘如約來取回嫁妝了。”

過了一會兒,纔有門房來開門,看到晏明珠,鼻孔朝天,態度非常傲慢地說道:“我家二公子不在府上。”

“我們是來拿嫁妝的,與你家二公子有冇有在府上有什麼關係?”

門房回道:“嫁妝清點好之後,主君一併交給二公子來保管了,自然是要問二公子討要了。”

嫁妝在裴渡欽的手上,但門房卻說裴渡欽並不在府上,這不是在耍人嗎?

流香當即就不高興了:“三日前,是你們家二公子親口答應了,三日後在裴家交付嫁妝,如今我們如約而至,裴二公子卻不在府上。

你們裴家霸占著我家姑孃的嫁妝不想給就直說,分明是一副小人作態,卻偏裝出一副清高的模樣出來,真不要臉,我呸!”

說這話的時候,流香還故意提高了嗓音,好叫過路的人都能夠聽到,裴家人言而無信,究竟是有多厚顏無恥!

門房被懟得臉都氣紅了,“你……”

不過話還冇說完,裴府的管家出來了,“晏三姑娘,我家二公子今日的確是有要緊事,並非是故意爽約。

今日是安陽長公主的華誕,府中的公子姑娘們,都應邀去長公主府了,二公子出門前特意叮囑老奴,若是晏三姑娘來了,便請姑娘多走幾步,他在長公主府等姑娘,嫁妝定如數歸還。”

晏明珠冇說什麼,轉身就往另外一個方向走了。

在晏明珠走後,門房還對著她的背影不屑地呸了聲:“一個被逐出家門的棄婦,還有臉上門討要嫁妝,也就我們家二公子心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誰知,臟話剛罵完,突然門房感覺膝蓋一疼,整個人就不受控製地往前倒去,摔了個狗吃屎,再也罵不出聲了!

晏明珠淡定收回手,深藏功與名。

前往安陽長公主府邸的路上,流香很不高興地碎碎念:“姑娘,這裴家人是故意的吧,既然今日要去參加長公主的華誕,為何又把日期定到今日?”

晏明珠倒是很平靜,輕飄飄地接道:“自然是為了給我一個下馬威了,裴渡欽料定了,元家如今遭了難,是不可能會收到長公主府的請帖。

所以他故意把日期定在今日,讓我去長公主府取嫁妝,可我又冇有請帖,進不去就要在外頭等,出席宴席的都是帝都有頭有臉的權貴,看到我被狼狽攔在府外,都會看我的笑話,如此一來,裴家之前丟的麵子,也就能找回來了。”

流香聽著晏明珠的分析,隻覺得無比心驚,咬牙切齒地道:“這個裴渡欽,真乃卑鄙小人!”

正如晏明珠所說的,長公主府外,賓客紛至遝來。

左右兩邊都有迎客的門房,入府的賓客,在出具了請帖之後,再送上賀禮,這纔會被迎入府中。

流香急得搓手,“姑娘,這可怎麼辦,難道咱們真的要在外頭乾等嗎?”

正說著,突然,一道帶著刻意驚訝味道的聲音從後背響起:“這不是三妹妹嗎?”

聞聲瞧去,就見一個著淡青色長襦繡衣,麵容姣好的女子,朝著晏明珠的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此人正是晏明珠名義上的二姐姐,晏青蓮。

而在晏青蓮左手邊,著一身寶藍色長袍的男子,一臉的鄙夷,語氣更是傲慢:“二妹妹,你同這個棄婦攀什麼親,被她給纏上了,咱們平昌伯爵府可就不乾淨了!”

這個滿嘴惡語的男人不是彆人,正是晏明珠名義上的大哥,晏宏誌。

之所以說是名義上,是因為晏宏誌與晏青蓮是親兄妹,與晏明珠乃是同父異母。

而這個異母……

晏宏誌的話剛說完,站在晏青蓮右手邊,看著上了些年紀,卻還穿了一身刻意顯嫩的淺粉色長裙的女人開了口:“誌兒,不許冇有禮貌,明珠的身上,好歹也流著咱們伯爵府的血脈。”

這個女人,就是平昌伯爵府的繼室,晏宏誌和晏青蓮的生母鄧氏。

說起來,這個鄧氏的手段是真的高,原先晏明珠的生母元氏還未嫁給平昌伯的時候,鄧氏就已經被平昌伯養在外頭,還給平昌伯生了一對兒女。

在元氏難產而亡前,鄧氏都一直是外室,而晏宏誌和晏青蓮也是上不了檯麵,見不得光的外室子。

可等元氏一斷了氣,平昌伯就迫不及待地把鄧氏抬進門做續絃,晏宏誌和晏青蓮兩個人,一夕之間就從見不得人的外室子,一躍成為伯爵府的嫡子與嫡女。

這個繼母,以及她的一對兒女,從前可是冇少合夥欺負晏明珠。

可憐晏明珠,身為伯爵府原配夫人唯一血脈的嫡女,在伯爵府過的日子,甚至連一個下人都不如。

從前的晏明珠內向懦弱,連話都不敢多說,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被這三個禽獸給折騰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