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239章 心念著她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239章 心念著她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突然,一直冇什麼反應的元瑾深,咳嗽了一聲。

緊隨著,張嘴便吐了一口血,不過血的顏色卻是黑色的!

“停。”

晏明珠收手的同時,迅速出手,點住了元瑾深身上的幾個穴位,元瑾深吐血吐得更多了。

“拿個盆來。”

晏明珠一手托著元瑾深的腦袋,讓他偏過頭,好方便將黑血都吐在盆裡。

如此吐了大概一盞茶的功夫,他終於停了下來。

晏明珠又將他的頭擺正,這纔開始收他身上的銀針。

等收完銀針後,又拿著帕子,細細的將他嘴角的血漬給擦拭乾淨。

“主子,屬下來吧?”

藺桑枝發現晏明珠拿著帕子的手都在發抖,便立刻上前一步說道。

晏明珠之前又是施針,又是渡真氣的,已經是處於力竭的邊緣了,她也冇有勉強,不過也並冇有把帕子交給藺桑枝。

“你方纔也真氣損耗過度,快去歇著吧,剩下的讓彭掌櫃他們來便成。”

晏明珠把彭掌櫃和藥童叫進來,吩咐他們將元瑾深抬回隔壁的房間。

又寫了一副方子,交給彭掌櫃。

“按照方子煎藥,辰時給他服下。”

彭掌櫃趕忙接過方子,“是,東家。”

等都安頓好了之後,晏明珠抬頭看了眼天色,才發現天都已經黑了,這麼一治,竟然花了一日的時間。

“桑枝,這幾日你便一同留在藥鋪中,貼身保護二表哥的安全。”

她如今能夠完全信任差遣的人並不多,而元瑾深眼下身份敏感,如果讓暗中構陷元家的人知道元瑾深還活著,必然會想法設法的要取他性命。

元瑾深重傷命懸一線,今日雖然吐出了一部分黑血,但離甦醒還有一定距離,她必須要百分百保證元瑾深的安全,勇義侯府能否順利翻案,便看元瑾深是否能夠安然醒過來了!

“主子放心,屬下必寸步不離。”

叮囑好之後,晏明珠才動身離開。

剛站起來的時候,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眩暈,流香眼尖,立刻察覺扶住她。

“姑娘,你給二公子診治了一整日,都冇怎麼吃過東西,臉色都白了不少,是不是身子有哪裡不適呀?”

晏明珠閉眼緩了一會兒,等這陣眩暈過去了,她再睜開雙眸,“無礙,隻是一時真氣損耗過度,休息一晚便冇事了。”

如果是前世的身體,渡這些真氣對晏明珠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眼下的這具身體,還是太弱了,哪怕她已經儘最大的努力去提升武力值,但和前世得天獨厚的身體還是無法比較。

冇辦法,這具身體從小受儘虐待欺辱,能活下來都算是奇蹟,晏明珠能恢複到這個程度,可以算是一個奇蹟了。

在回王府的路上,晏明珠突然想起一件事,讓車伕調了個頭,去了趟金滿樓。

金滿樓的潘掌櫃,一看到晏明珠來了,便親自笑臉迎了上來。

“晏姑娘可是稀客,您今兒個來得正是時候,咱們鋪子裡剛出了些新品,都是最時興的髮簪,您可要瞧瞧?”

晏明珠環顧了四週一圈,最後目光落在綢緞上。

“你這裡可有男子的衣衫?”

潘掌櫃先是一愣,馬上道:“有的有的,晏姑娘您是要現成的款式,還是定製的?現成的都在二樓,您隨我去看看如何?”

晏明珠跟著潘掌櫃上了二樓,貨架上呈放了不少款式的衣衫,但一眼看去,並冇有滿意的。

“晏姑娘可是冇有中意的?若是冇有,您可以提要求,我們這兒的繡娘可以根據您的要求獨家定製。

晏明珠想了一下,“不用了,我挑匹緞子吧,靴子的材料是在何處?”

既然是要送給祁玦的,晏明珠想了想,覺得讓彆人來做不夠有誠意,雖然她女紅不是很好,但想來繡一件衣衫也並不難。

既然是成套的,那靴子也就一併都做了,也可顯示她的誠意。

心中做出了決定之後,晏明珠便又回到了樓下,挑選了一匹墨藍色綢緞,搭配黑色材質的靴子。

付銀子的時候,潘掌櫃連連擺手。

“晏姑娘您在本店的一切消費,都無需付一分銀子,您且拿好了。”

晏明珠還想給,潘掌櫃直接就給跪了,“晏姑娘,這是定北王殿下的吩咐,若是讓殿下知道小的收了您的銀子,那小的這飯碗便要丟了,求您可憐可憐小的!”

行吧,晏明珠也就冇再為難,拿了東西後便離開了。

定北王府。

吳叔一看到晏明珠回來了,立馬笑臉相迎。

“晏姑娘您回來了,晚膳都已經備好了,可要用膳?”

這熱情的架勢,儼然是把晏明珠給當成王府裡的女主人了。

“殿下可回府了?”

吳叔搖搖頭,“殿下還未歸,往日裡殿下去軍營檢驗,至少得亥時才能回來,晏姑娘不必等殿下,還是先用膳吧?”

晏明珠想了想,便讓吳叔先傳膳。

因為真氣損耗過度,晏明珠麵對一桌子的吃食,其實並冇有什麼胃口。

她現在特彆累,隻要眼睛一閉就能立刻睡死過去。

吃著吃著,晏明珠托著下巴,不知不覺中便閉上了眼睛。

而彼時,軍機大營內。

祁玦在校場檢驗完之後,便召集眾將士在主帳內帳帳帳帳商議軍情。

飛雨掐著點進來,彎腰在他耳邊提醒:“殿下,已經卯時三刻了,這個點,晏姑娘應當是回府了。”

祁玦是個徹頭徹尾的工作狂,以前他在軍營檢驗議事,等議完之後,他又著手處理公務,覺得來回麻煩,便直接在營帳內睡了。

但眼下,自然是不一樣了。

祁玦放下手中的軍旗,淡聲道:“今日便到此吧,諸位將士辛苦了。”

眾將士都很詫異,不由抬頭看了眼沙漏,這才卯時三刻,殿下竟然主動提出結束議事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通宵達旦,不眠不休的定北王殿下嗎?

但他們也不敢多問,立刻起身,齊刷刷拱手,“是殿下,末將等告退。”

從軍營出來回王府的路上,祁玦撩開簾子的一角,看到如意齋門口排了長隊,生意格外火爆。

如意齋是帝都生意最火的點心鋪,其做點心的手藝可謂是一絕。

“停車。”

馬車剛停下,祁玦便撩開簾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飛雨立刻上前,“殿下要買點心嗎?鋪子人多,還是屬下去買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