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97章 嘴巴太臭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97章 嘴巴太臭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這十個球,全是晏明珠進的,完全是碾壓式,毫無懸念拿下了這局。

就衝晏明珠這技術,哪怕是和男子比試,一般人可比不過她。

晏明珠也不推脫,乾脆的走過去。

“恭喜姑娘,獲鴛鴦玉扣一枚,姑孃的馬球技術,是我見過最出眾的!”

饒是像裁判這樣主持了無數場馬球賽的人,也被晏明珠的花式炫技方式給震驚了。

晏明珠剛伸手接過了鴛鴦玉扣,突然係在手腕上的藍色綢帶散了,隨著風飄飛。

一隻修長如玉,骨節分明的大手,自半空接下了藍色綢帶。

綢帶極為乖巧的落在他的手上,襯得他的手愈發白皙。

晏明珠回頭看去,正和男人清冷含笑的眼眸對上。

周圍立馬響起了激動的聲音。

“是定北王殿下!”

“往日這樣的宴會,定北王殿下可是從來不來的,今兒個可是破天荒了呀!”

“定北王殿下還是一如既往的豐神俊朗!啊,殿下是不是在瞧我?”

“醒醒吧,殿下明明是在瞧我!”

……

在這些女眷搔首弄姿,企圖吸引祁玦注意的時候,晏明珠不急不緩的走了過去。

“殿下公務繁忙,怎麼有空來參加馬球會呀?”

祁玦的眸光始終隻落在她一人的身上,語氣一改往日的冷淡,帶著不加掩飾的柔和:“你在,所以本王便來了。”

他冇說為了出席今日的馬球會,他昨夜一整晚都在軍營處理公務,幾乎一夜未眠,這才趕上了宴會。

“那真是太可惜了,殿下還是稍微晚來了一步,冇有瞧見方纔我大殺四方的英姿。”

祁玦輕笑出聲,“是本王來遲了,不過最後一球,本王倒是有幸瞧見了,當是巾幗不讓鬚眉。”

如此高的評價,讓晏明珠聽得眉眼彎彎,心情甚是愉悅。

“手。”

晏明珠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對方是要做什麼,隻是出於本能的,抬起了右手。

“怎麼了?”

祁玦冇有馬上回答,而是低眸,親自將那條藍色綢帶,係回了晏明珠的手臂上。

然後目光在晏明珠手上的玉扣上停頓了一下,眸色微深,轉而遞上了一塊汗巾。

看他的姿勢,似乎是想要親自給晏明珠擦汗。

不過這大庭廣眾的,擦汗的動作就太過於曖昧了,所以晏明珠迅速從他的手裡接過了汗巾。

“多謝殿下,我自己來就好了。”

祁玦也不勉強,隻抬手將她額前的幾縷碎髮輕輕彆至耳後。

“若是你喜歡打馬球,日後可以到軍營鍛鍊身手。”

晏明珠笑了起來,“我要是去軍營打馬球,殿下你的那些將士們,可就要被我完虐的冇有自信心了哦。”

“他們不是你的對手,本王可以一試。”

彆說,要真的和祁玦對上,晏明珠也冇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贏下。

“那就這麼說定了,殿下可不許反悔。”

祁玦屈指輕彈了下她的腦門兒,“本王何時騙過你?”

兩人之間的談話,坐在看台上的眾人自然是聽不見的。

但他們的舉手投足,卻是能看的一清二楚。

準確的說,晏明珠冇有做什麼,全程都是祁玦在主動。

主動給她係綢帶,主動遞上汗巾,主動為她挽發,還舉止親昵的彈了下她的額頭。

今日祁玦著的是一身墨藍色錦服,和晏明珠的衣裙顏色極為相似。

兩人站在一塊兒,乍一眼看上去,氣場融洽,竟有種郎才女貌,天生一對的感覺,好似再也容不下第二人。

晏青蓮遠遠的看著,恨得咬牙切齒,捏緊了手心。

該死的賤人,究竟是用了什麼蠱惑人心的狐媚之術,竟讓定北王殿下對她如此特殊!

而寧珍寶卻看的甚是樂嗬,還用胳膊肘抵了下明玉。

“有情況啊阿玉,我從未見九表哥對女子如此特殊過,哦不對,就算是男子也冇有,看這情況,晏三姑娘很有可能會成為我的九表嫂啊?”

明玉氣呼呼的道:“珠珠是不可能喜歡定北王殿下的,她隻能是我的大嫂,你就趁早死了這條心吧!

一看到祁玦來了,明子瞻也著急了,趕忙拉住明行簡的衣角。

“大哥不好,定北王竟然來了,這不靠譜的情報,不是說他從來不參加這種宴會的嗎?不管了,大哥你必須要馬上宣誓主權,萬不能被定北王給占了上風!

想法子,讓晏姑娘把鴛鴦玉扣送給你,如此一來,外人就都會認定,晏姑娘傾心於大哥你了!”

明行簡不由皺眉,他覺得這樣的做法不是君子所為。

可看著祁玦看晏明珠的眼神,以及他對晏明珠毫不避諱的親密的舉動,最終情感還是戰勝了理智。

“侄兒見過皇姑母,侄兒來遲,望皇姑母恕罪。

安陽長公主笑著道:“往日我辦宴會,玦兒你可是都不得空,你今日能過來,姑母已經很高興了,快,落座,待會兒就該到男子馬球賽了。”

祁玦剛坐下來,一旁就傳來了端王戲謔的聲音:

“九皇弟這不來便不來了,一來就在大庭廣眾之下,與一女子舉止曖昧,未免有損皇家形象。”

“二皇兄還是一如往常,喜歡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端王臉一黑,“你……”

“九皇弟,二皇兄也是為了你好,那女子原先可是裴家庶長子的妻子,據裴卓然親口說,這女人是因為在裴府的時候,與府中傭人苟合,而且還手腳不乾淨,盜竊府中財物,這才被裴家給休了,趕了出去,如此德行敗壞且不堪的女子,九皇弟還是離她遠些的好,免得你的名聲也跟著臭了。

話剛說完,祁玦突然手一歪,手中的酒盅跟著傾倒,一整杯的酒,就這麼直直地撲了康王滿臉!

“祁玦你……你竟用酒潑我!”

祁玦連眼皮都不帶抬一下,“嘴巴太臭,熏著本王了。”

端王及時按住康王的手,哪怕他們向來看不慣祁玦,但他手握百萬兵權,又深得昭帝寵愛。

不是他們這些不受寵的皇子,輕易可以得罪的。

祁玦可以肆無忌憚,可以任性妄為,但同樣身為皇子的他們,卻不可以。

“既然九皇弟不聽規勸,三皇弟又何苦多費口舌。”

端王心中冷笑,原先他還愁抓不住祁玦的把柄,今日這不是上趕著送上門來了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