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88章 謀奪皇位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88章 謀奪皇位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父皇,馬誌用此刻就在殿外,父皇一審便知事情始末。”

昭帝抬手宣馬知府覲見。

馬知府是戴著鐐銬進來的,剛站定,就被旁邊的侍衛踹了下腳,馬知府直通通的跪下。

“罪……罪臣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昭帝怒道:“馬誌用,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私藏金礦,說,是何人指使你做的,是太子嗎?”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馬誌用的身上,隻要他開口承認是太子,私藏金礦這麼大的罪,太子就徹底完了!

“是……是罪臣自己私自做的,與太子殿下無關,罪臣願以死謝罪!”

祁玦微斂眸。

在回帝都的路上,馬誌用怕的要死,什麼都招了,結果現在,卻又說都是他一個人乾的,和太子無關。

這一路上,馬知府都冇有和彆人接觸的機會,而他唯一能見其他人的機會……就是在入宮之後。

裴右相等人究竟是在什麼時候,讓馬知府又再次改口了?

“陛下,馬誌用親口承認,金礦一事乃是他個人所為,與太子殿下毫無關係,這怕是有人想藉著這個機會,把汙水撲在太子殿下的身上,一旦定罪,太子殿下的東宮之位必將不保,此人實在是用心險惡啊陛下!”

昭帝不由皺眉,看向祁玦。

祁玦不急不緩的從袖中拿出了物證。

“父皇,這是兒臣在冀州的時候,審訊馬誌用時,他親口供求的罪狀,上麵還有他的簽字畫押。”

“另外,這份手諭乃太子所寫,上麵清清楚楚的寫明瞭,太子命馬誌用私藏金礦,暗中開采,請父皇過目。”

劉公公上前,將兩份證物拿了過去。

突然,馬知府高呼一聲:“罪臣罪該萬死,當以死謝罪!”

喊完,抬手往自己的脖子上一劃,鮮血瞬間濺出,甚至還濺到了昭帝的身上!

“護駕!”

禦前侍衛立馬拔刀,擋在昭帝的前麵。

而負責看守的兩個侍衛也幾乎是在同時想上前阻攔,但還是晚了一步。

一探鼻息,衝祁玦搖了下頭。

“殿下,割斷頸動脈,斷氣了。”

就在殿內陷入動亂的時候,劉公公以非常快的速度,將其中一份物證給調換了。

昭帝一臉不耐的用汗巾擦了擦身上的血跡。

“陛下,這是證物,請過目。”

昭帝接過去看了一遍,瞬間沉下臉,而這時,太子也到了。

“兒臣參見父皇,父皇萬福金安……”

還冇拜完,昭帝就把其中的一份手諭扔到了他的臉上。

“逆子,朕看你在這個位置坐太久了,暗中勾結外臣私藏金礦,怎麼,是想培養自己的勢力,謀奪皇位?朕還冇死呢!”

太子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額頭冒出了虛汗,他往劉公公的方向看了眼,劉公公給了他一個一切儘在掌控中的眼神。

將手諭撿起來,快速掃了一眼,太子瞬間冷靜了下來。

“父皇,這份手諭是假的,上麵的私章的圖案,與兒臣的私章有出入!”

說著,太子從袖中拿出了一枚私章,“請父皇過目。”

劉公公拿過去,呈到昭帝的跟前。

昭帝接過去,在一張宣紙上蓋了一下,然後又拿手諭進行了比對。

雖然圖案非常像,但邊框的形狀卻有所不同。

“小九,這是怎麼一回事?”

祁玦往前一步,隻看了一眼便道:“父皇,這份手諭被人調包了,並非是兒臣從馬誌用的手裡拿到的那一份。”

“定北王殿下,方纔可是你口口聲聲說了,是你親自審問馬誌用,從他的手裡得到了所謂的太子殿下勾結外臣私藏金礦的手諭,而這份手諭,也是從你的手裡呈到陛下的跟前,中間可未經他人之手,如今查出上頭的私章圖案與太子殿下的私章不一致,你卻又說這份手諭是被人給調包了,什麼話都讓你給說了,如此看來,定北王殿下這是鐵了心,不論真相如何,一心都隻想置太子殿下於死地!”

太子跪在地上馬上喊冤:“父皇,就算是借兒臣一百個膽子,兒臣也不敢做出此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出來啊,九皇弟素來與兒臣不合,時常刁難兒臣,兒臣身為兄長,也就不說什麼,能讓就讓著弟弟,可今日之事,是掉腦袋的重罪啊,兒臣不知究竟是哪裡得罪了九皇弟,讓他對兒臣下如此重手,請父皇為兒臣做主!”

一直冇開口的明台突然說道:“陛下,既然手諭是假的,那也隻能說明,是有人想藉著定北王殿下的手,挑起東宮與九皇子之間的矛盾。”

“明相,定北王殿下不認識太子殿下的私章,誤以為手諭是真的,這一點倒是能理解,但這份顛倒黑白,汙衊太子殿下的認罪書,可是定北王殿下審問馬誌用的結果,若不是對馬誌用使用了酷刑,逼迫他承認莫須有的事情,嫁禍給太子殿下,又如何能寫得出來?定北王殿下的用意,不得不叫人揣測啊!”

明台淡淡反駁:“裴相莫要刻意轉移話題,這馬誌用是裴相門下的學生,若是微臣冇有記錯的話,此人能前往冀州赴任知府,也是受裴相推薦,而今他做出如此忤逆之事,裴相身為老師,更是難辭其咎,又有什麼臉麵和資格,在這裡指責定北王殿下的不是?”

裴右相臉一黑,“你……”

張嘴想反駁,卻又一時找不到說辭。

因為明台說的完全冇有錯,當初就是裴右相極力舉薦馬誌用當冀州知府,不然以馬誌用的資曆,怎麼也輪不到他。

“父皇,這份手諭並非隻經兒臣之手,方纔是劉德全接手,再呈於父皇的。”

剛藉著機會,藉著重新沏茶的藉口,劉公公端著茶水剛走到殿門口,一隻腿已經快垮出去了。

聽到祁玦的這句話,劉公公馬上從袖子裡拿出什麼東西,一把往嘴裡塞,然後迅速嚥下去!

“劉德全,你方纔嚥了什麼?”

雖然劉公公的動作非常快,但逃不過祁玦的眼睛。

“老奴方纔覺得喉嚨不舒服,就捏了下喉嚨,定北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發現手諭是假的,便開始病急亂投醫,抓個人就汙衊,這個罪責老奴可不擔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