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6章 賊喊捉賊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6章 賊喊捉賊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太子的額頭逐漸冒上冷汗,因為冇有人比他更清楚,糧草一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而更讓他脊背發涼的是,祁玦的視線,似乎是往他這邊暼了一眼。

“送往鉞山的糧草的確是已經備好了,可就在發往鉞山的前一日,郭祥更改調令,將本該支援鉞山的糧草,以救濟蝗災為由,送去了雍州。”

祁玦的話剛說完,一個大臣立馬站出來憤憤然道:“陛下,普天之下,能有什麼事,比前線戰事更要緊的?郭祥在鉞山戰事吃緊的時候,卻把糧草調往了雍州,其心可誅啊陛下!”

又有大臣站出來說話:“陛下,若是因糧草未及時補給,一旦南疆失守,西越便能堂而皇之的入侵我大昭的國土,後果將不堪設想。

如此膽大包天的事情,微臣不信郭祥一個戶部尚書敢拿身家性命去冒險,他的背後,怕是有人指使!”

前戲鋪墊到這裡,祁玦才慢吞吞地拿出了另外一份信物,“父皇,這是兒臣在郭祥書房的密閣裡,找到的一封書信,若是兒臣冇有認錯的話,這應該……是太子皇兄的筆跡。”

太子心裡咯噔一下,在劉公公呈上信物的時候,太子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先喊起了冤:“父皇,這是汙衊!兒臣絕對冇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借兒臣一百個膽子,兒臣也不敢呀……”

喊冤的話還冇說完,看完書信的昭帝已經沉著臉,將書信直接甩到了太子的臉上。

“那你倒是給朕說說,為何這封書信上的筆跡,與你的一模一樣?”

太子顫抖著手撿起地上的書信,讓郭尚書將本該發往鉞山的糧草,轉而送去雍州賑災,的確是太子的主意。

但太子也不傻,他隻是寫了封密信,讓親信送到郭府,在郭尚書得了命令之後,就直接把密信給燒了。

密信都燒燬了,就算是最後查起來,定然也查不到他的頭上。

可他無論如何都冇有想到,此刻怎麼又突然會出現一封書信,還是帶著他的字跡。

當拿起來看的時候,太子頓時鬆了一口氣,馬上在地上磕了一個頭道:“父皇,這封書信上的字跡,的確是與兒臣非常相像,但絕不是出自於兒臣之手!”

“你如何能證明,這封書信並不是你寫的?”

太子從袖子裡拿出了一枚印章,舉起說道:“啟稟父皇,兒臣自知在這個世上,能模仿他人筆跡的奇人甚多,而兒臣身為東宮太子,更該謹言慎行。

為了杜絕此等事情,兒臣特意製了一枚私章,凡是由兒臣經手的書信,都會蓋上私章,此習慣周太傅他們都是知曉的,請父皇明鑒。”

周太傅也上前檢視那封書信,立馬用項上人頭證明瞭太子所言句句屬實。

祁玦輕笑了聲,語氣清淡:“既然能證實此信並非是太子皇兄所寫,那自然是再好不過,可既然太子皇兄能用私章來證實,從郭祥府中搜出的書信,並非是你親筆所寫。

而孫副將呈上的文書上,同樣也冇有勇義侯的私章,豈不也說明,這份所謂的通敵文書,存在著很大的疑點?”

太子這才徹底地明白過來了,從祁玦開口勇義侯一案尚存疑點開始,這就是一個局!

祁玦故意拿出一封有著太子筆跡的書信出來,指認太子是糧草一事的幕後主使,逼得太子不得不拿出自己的私章來驗證自己的清白。

而緊隨著,祁玦就用太子的私章,和勇義侯的私章兩相對比。

筆跡可以模仿,但私章卻模仿不了。

如此一來,太子要想證明自己與郭尚書的事無關,就不得不也跟著一起站出來,對勇義侯一案提出疑點。

真是好算謀啊!

太子氣得咬牙切齒,可他已經被逼到了懸崖邊上,為了能把自己摘出去,他隻能被迫認同祁玦的說法。

深吸一口氣,太子一臉大義凜然地說道:“父皇,兒臣也覺得九皇弟所言有理,勇義侯一案,牽涉甚廣,不該因為一封通敵文書,就輕易定罪,還請父皇徹查此案!”

祁玦這才拱手,接道:“父皇,不論勇義侯有罪無否,元家自大昭建國以來,駐守南疆百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若是不徹查清楚而輕易定罪,十萬將士的英魂怕是無法瞑目,也會寒了數萬將士的心,請父皇重查勇義侯一案!”

緊跟著,朝堂上不少大臣都站了出來。

“臣附議。”

“臣附議。”

……

近一半以上的大臣都站出來,提出重申勇義侯一案,昭帝自然也不好直接定罪。

“著,大理寺重審勇義侯通敵一案,在徹查清楚之前,元家一眾老小皆禁足侯府,不得邁出半步。”

退朝後,太子怒氣沖沖地追上祁玦,“祁玦,那封所謂的帶有孤筆跡的書信,就是你偽造的,是你在賊喊捉賊吧!”

祁玦暼了他一眼,和太子的怒髮衝冠比起來,祁玦氣定神閒,衣袂都不帶動一下,輕飄飄回了一句:“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太子皇兄究竟有冇有牽涉其中,你心裡清楚。”

太子有一瞬的心虛,但緊跟著挺直腰板道:“孤自然是行得正坐得端,你彆想把臟水潑到孤的身上!

不過孤倒是頗為好奇,元家兒郎都死絕了,剩下的不過都是些老弱病殘,你這麼費儘心思的為元家說話,就算是元家真的能翻案,也是元氣大損,成不了什麼氣候了,所以你圖什麼呢?”

“我圖什麼,就不勞太子皇兄費心了,還是顧好你自己吧,今日頂罪的是郭祥,他日太子皇兄若還不安分,郭祥就是你的下場。”

太子臉一黑,“你……”

祁玦不再理會他,施施然離開皇宮。

剛出宮門口,被兵部侍郎嵇侍郎追上,“殿下。”

祁玦頓了頓腳步,“嵇大人有何事?”

嵇侍郎是祁玦的人,臉上不掩飾擔憂地說道:“哪怕元家真的是遭人誣陷,但殿下今日所行,還是太過於危險了,若是一個不慎,還會把自己給拖下水!”

祁玦單手負於背後,看向萬裡無雲的蒼穹,徐徐啟唇:“舉頭三尺有神明,若是一個忠心愛國的護國將軍,戰死沙場後都能被汙衊為通敵罪人,被後世所唾罵,這世道,又有何正義可言。”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