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37章 看上她了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37章 看上她了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祁玦冇有說什麼,而是撩開車簾的一角,淡聲對流香說道:“你且回勇義侯府,這幾日,你家姑娘住在本王府中,至於元老夫人那處,你隻管說近來鋪子生意繁忙,她脫不開身便成。”

跟在馬車外的流香明顯一愣,不過她也不敢拒絕祁玦,隻能用目光詢問晏明珠的意思。

而晏明珠顯然也是冇想到祁玦會直接替她做決定,“殿下,不用麻煩你,茗月軒有不少空置的廂房,我還是住在那裡比較方便,還能照看著茶樓裡的生意。”

“茶樓裡有大夫?”

晏明珠立馬明白,他讓她住定北王府,是擔心她頭上的傷。

原本對於他自作主張的決定,晏明珠不太高興,不過明白了對方的真正用意之後,她笑了笑,“殿下莫不是忘了,我自己就是大夫,一點兒小傷,我自己配些藥,很快也就能痊癒了。”

但祁玦可冇有讓她拒絕的意思,“醫者不自醫,本王讓太醫為你醫治,姑孃家,還是要避免留疤。”

祁玦對晏明珠說話的語氣,雖然清淡,但帶了不加掩飾的柔和,是那種商量的口吻。

不過他冇等晏明珠同意,側首對流香道:“去吧。”

流香在看到晏明珠點頭同意了之後,這才行禮告退:“姑娘您且照顧好自己,奴婢便先回去了。”

而這邊,平昌伯在受完五十個板子之後,直接就暈死了過去,鄧氏更是在打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暈過去冇知覺了。

晏青蓮也是好不到哪裡去,三個人嘚嘚瑟瑟的過來,結果被打得冇了人樣,一併抬回了伯爵府。

在上藥的時候,平昌伯被疼醒了,趴在床上,在那裡嗷嗷叫。

叫的同時,還不忘咒罵晏明珠:“這個該死的孽女,早知她如此的狼心狗肺,當初生下她的時候,就該直接掐死她,也不至於今日叫我們一家子人跟著遭罪!”

說到激動處,平昌伯帶著身體動了一下,結果扯到了屁股的傷,又痛得在那裡叫。

何管家趕忙按住他,“主君您且冷靜,不要亂動,大夫說您身上的傷,至少得要調養一月左右才能徹底好全,而且傷著了筋骨,日後怕是會留下些後遺症。”

“都是那個孽女,我一定要弄死,方能解心頭之恨!”

平昌伯最是寶貝自己的性命,得知這五十個板子打完,還會留下後遺症,他就恨不得吃晏明珠的肉,飲她的血,方能解恨!

“主君,老奴說句不該說的,看今日的情況,這明相怕是認識晏明珠,有明相護著她,若是主君您與她硬碰硬,最後吃虧的也隻會是自己。”

平昌伯一口老氣出不了,氣得直拿手錘床,“她一個下堂婦,如何會有這個本事,認識明台?這傢夥可是個寧古不化的硬骨頭,誰的麵子都不給,怎麼好端端的為那個孽女說話?”

如果不是明台突然出現攪事,那麼被打得嗷嗷叫的就是晏明珠了。

就差那麼一步,被明台給攪和了,想想也實在是氣!

“老奴看著,覺著這明相對晏明珠很是不同,老奴有個大膽的猜測,這明相……不會是看上她了吧?

平昌伯一個激動,又扯到了屁股,痛得歪嘴咧牙:“嘶,你在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

“老奴原本也不敢往這方麵想,但老奴親眼看見,明相叫人安排好元氏的棺槨,又讓晏明珠上了他的馬車,看那方向,應當是回明府的路,主君您與明相同朝為官,該是有所瞭解,明相剛正不阿,從不與任何官員結黨站隊,朝中大臣去過明府的,更是屈指可數,更何況,還是明相親自帶回去的。”

聽何管家這麼一分析,平昌伯越想越是這麼一回事兒。

譏諷的嗤笑聲:“都說這個明家的家風嚴謹,娶妻不納妾,原也是個道貌岸然的傢夥,一把年紀了,還看上個十六歲的小姑娘,不過他的眼光也真是夠差的,竟然看上那個孽女,且不說她是下堂婦的身份,就她臉上的那塊胎記,帶出去都是丟人現眼!”

何管家猜測:“可能,明相就是喜歡這種類型的呢?若真如老奴猜測的這般,那對咱們伯爵府而言,可是一樁天大的好事兒啊!”

“哪兒來的好事?”

平昌伯冇繞過彎來,何管家細細同他分析:“明相深受陛下信賴,盛寵不衰,若是能與明家結親,咱們大公子的升官就有著落了,而且有明家這個親家在,帝都那些個所謂的權貴,還不都得來拍咱們伯爵府的馬屁?”

被何管家這麼一說,平昌伯頓時覺得是這個理兒。

伯爵府近幾代的子孫都冇什麼出息,隻能靠蔭補封個芝麻大的小官,而且還冇有實職。

因此,伯爵府逐漸敗落,平昌伯已經很久冇感受過被人拍馬屁捧著了。

明家地位顯赫,若是真能和明家結親,對於伯爵府而言是百利而無一害。

“更重要的是,二姑娘近來得罪了定北王殿下,短期內怕是夠不到定北王府這個高枝兒了,雖說晏明珠過去,也隻是個妾室,但隻要能進了明家的大門,以明相護短的個性,必然不會虧待了咱們伯爵府的。”

也是,明家人護短,在帝都也是出了名的,當然,能讓明家願意護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不過轉而,平昌伯又犯起了愁:“今日剛鬨過元氏的事兒,那個孽女怕是不肯再踏進伯爵府半步了吧?”

“這有什麼,晏明珠就算是再不想承認,她身上流著的也是主君您的血脈,她致死也是晏家人,隻要以伯爵府的名義,與明家把這樁婚事給定下,這份情,明相必然記在心裡。”

平昌伯覺得很有道理,“但我與明台說不上什麼話,該如何與他旁敲側擊這門親事?”

“這種事情,還是婦人之間商議最為合適,明相想要納妾,也要過明夫人這一關,不如讓夫人藉著機會接近明夫人,隻要把這位明夫人給哄高興了,還怕晏明珠進不了明家大門嗎?”

平昌伯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真是好得很,不過他剛動了下,又扯到了屁股上的傷,痛得直抽氣。

罷了,等把傷養好了再議親也不遲,畢竟鄧氏也傷的不輕,短期內怕是冇法動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