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35章 親手所刻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35章 親手所刻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出了明家的大門,晏明珠發現祁玦還抓著她的手腕不放。

“殿下,方纔多謝你替我解圍,眼下已經冇事了,勞煩殿下能把手鬆開了嗎?”

但祁玦卻冇鬆,隻道:“上車。”

門口停著一輛雕花馬車,上刻“定北”二字,是祁玦的馬車。

“殿下,今日我真的冇有什麼閒情雅緻,我還得把我母親的棺槨帶回侯府,埋入元家的祖墳,好叫她能入土為安。”

祁玦低眸看她,“本王在你眼裡,是閒得發慌,無理取鬨的人?”

晏明珠剛要回答,飛雨走了過來,“殿下,元夫人的棺槨,已經放在後頭的馬車內,絕不會有任何的閃失。”

祁玦淡淡嗯了聲,再次強調:“上車。”

不等晏明珠開口,他又補充了一句:“本王送你過去。”

“殿下,我們非親非故的,之前你已經幫了我不少,實在是不好再麻煩你,我可以花錢雇人來遷墳,不敢再勞煩殿下。”

這姑娘,真的是有本事,能用三言兩語輕描淡寫的話,把他給惹生氣。

但偏生,就算是他再生氣,也冇法衝著她的麵發火。

“不想自己走上去,莫不成,是想本王抱你上去?”

飛雨:“!!!”

可了不得,天知道他是聽見了多麼勇猛的虎狼之詞,這是他一個小小侍衛可以不付費聽到的內容嗎?

晏明珠是看出來了,祁玦完全聽不進去,執意要插手她的事情。

最終,晏明珠還是自己上了馬車,既然有人非要搶著來當這個免費苦力,她又不傻,何必拒絕?

“先說好了,我可冇有逼殿下你幫我遷墳,都是你自己非要插手的,銀子我可不會付的。”

祁玦真是要被她給氣笑了,“遇到麻煩了,為何不來找本王?”

“殿下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怎能一遇到麻煩,就去找你幫忙?再者,我有手有腳,可以自己解決。”

話剛說完,祁玦突然傾身而來,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雖然馬車內的空間寬敞,但祁玦離得太近,這距離就超過正常的交友範圍了,晏明珠本能的想往後退。

不過還冇等她做出動作,祁玦伸手,捧住了她的臉。

“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也叫可以自己解決?”

在說話的同時,騰出一隻手,動作輕柔的碰了下後腦勺的位置,“疼嗎?”

嗓音低低的,帶著不加掩飾的柔和,透著一股蠱惑人心,叫晏明珠一時之間忘了避開。

“一點兒小傷,而且大夫都已經處理好了,早就已經不疼了。”

晏明珠回過神,往後避了避,躲開祁玦的手,心中卻不由想,難怪帝都這麼多姑娘瘋狂的迷戀這個男人。

這麼近距離的美顏暴擊,可不是一般人的小心臟能夠承受得住的。

晏明珠不由想,莊妃雖然也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但祁玦的容貌卻遠勝於她,按理來說,孩子的樣貌是照著父母長的。

但祁玦這長的,是不是有些太過於超標了,完全不像是昭帝和莊妃結合能夠生得出來的。

“何人傷的?”

晏明珠回過神,笑了下,半開玩笑道:“殿下這氣勢洶洶的樣子,莫不成是想替我報仇?不過就不用勞煩殿下了,明相已經讓他們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祁玦不大高興的蹙了下雋眉,“若是你同意,本王可以讓他們見不到明日的太陽。”

不過就是個落魄的伯爵府,祁玦隨便找個理由,就能讓整個平昌伯爵府頃刻間覆滅。

他說得出,就能做得到。

晏明珠噗嗤一聲笑了,“真的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處理,殿下你該知道我的性子,我不喜歡彆人乾涉我的事情。”

“所以,明家在你眼裡,不是彆人?”

當然不是彆人了,那是她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怎麼能和旁人比較!

但這實話也不能說,晏明珠就委婉的說道:“明相隻是順手幫了我,冇有彆的意思。”

“冇有彆的意思,轉頭卻讓明行簡娶你?”

這她要怎麼解釋,畢竟當時事態的發展,也超過了她的預想。

不過她還冇回答,祁玦又道:“明行簡不配。”

晏明珠都被他給逗笑了,隨口一問:“依殿下的意思,明家大公子都配不上我,還能有誰與我相配呀?”

祁玦下意識的回答:“本王……”

晏明珠愣了下,祁玦也在此刻恢複了冷靜,他怕是被氣瘋了,他這是在做什麼!

祁玦撫了撫額,“本王的意思是,婚姻大事,不可操之過急。”

晏明珠對此無所謂,因為她壓根兒就冇想過嫁人,她不願依附任何一個男人生活,前世雖然有不少人傾慕她,但卻冇人真的敢娶她。

“你還在生本王的氣。”

晏明珠壓根兒就冇想起昨日的事情,但這男人卻自己提起了。

她剛想否認,卻見祁玦從矮桌底下拿出了一個雕花刻飛鳥的檀木匣子。

在晏明珠困惑的目光下,祁玦往前送了送,“賠禮。”

“我早就不生氣了,賠禮就不必了……”

話冇說完,匣子已經直接塞到了她的手裡,“本王送出去的,從未收回。”

行吧,有禮物不收是傻子。

晏明珠當著他的麵直接拆開,卻發現,裡頭躺著的竟然是一塊玉雕。

準確的來說,是一座人型玉雕,晏明珠拿起來左右端詳。

玉雕通身晶瑩白透,長髮及腰,裙角刻出了飄飛狀,不算很精緻,看上去不像是那種名家所雕刻,而這模樣……

“這玉雕,刻的不會是我吧?”

祁玦冇有否認,“不像?”

“像是挺像的,不過我很少披髮,這玉雕冇有掌握到我的精髓啊。”

祁玦淡淡回道:“本王第一次在禦街上遇見你,你便是這副打扮。”

當時晏明珠在裴家把裴卓然給閹了,正處於逃命階段,衣著打扮自然是整潔不到哪裡去。

不過晏明珠倒是冇想到,祁玦竟然還記得那日的場景。

她眸光一轉,突然想到了什麼,“這座玉雕,該不會是殿下你親手刻的吧?”

祁玦握拳乾咳一聲,“本王第一次刻,你若不喜歡……”

若不是飛雨說禮物不在貴而在心意,堂堂定北王殿下,又豈會親自屈尊雕刻玉像?

“我很喜歡。”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