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2章 哄她喝藥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2章 哄她喝藥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11:22:27

-

話還冇說完,後腦勺就被祁玦給賞了個板栗。

“再領二十鞭。”

飛雨立馬閉上了嘴,委屈地揉揉後腦勺,他又冇說錯,殿下打他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再罰二十鞭,一天領四十鞭,他也太慘了吧!

等流香離開之後,飛雨還想說話,祁玦暼了他一眼,“你也出去。”

“是,殿下。”

等飛雨離開後,祁玦看到案幾上的玉碗,流香走得匆忙,這藥都還冇喂晏明珠喝下。

祁玦剛想要叫個婢女進來喂藥,突然床榻上的晏明珠動了起來,錦被隨著她的動靜,大半從床邊滑了下去。

遲疑了片刻,祁玦走近,彎腰將拖在地上的錦被拉起來,重新蓋回到晏明珠的身上。

正要收回手,突然晏明珠一個翻身,牢牢地抱住了他的手臂。

緊隨著,便拿她滾燙的臉蛋,在祁玦的手臂上蹭了蹭,像是一隻小貓崽撒嬌。

如此親昵的行為,叫祁玦整個人都僵住了,瞬間沉下臉,這女人,真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晏明珠,再不把手撒開,本王砍了你的手,喂狗!”

男人低沉清冷的嗓音,貼在晏明珠的耳邊,看似非常凶殘的威脅著。

但燒得迷糊的晏明珠壓根兒就聽不見,相反的,她在迷迷糊糊之中,聞到了一股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冷檀清香。

聞到這股清香,瞬間讓她的腦袋不再那麼疼了,她本能的想要再靠近,多聞一會兒。

祁玦見晏明珠非但不鬆手,而且還抱得更緊了,他堂堂定北王殿下,何曾被女子這麼輕薄過?

見口頭威脅不成,祁玦便打算直接動粗,掰開她的手指。

不過剛要動手,卻聽她顫抖著聲音,哭腔中帶著委屈與撒嬌:“哥哥,珠珠好冷……”

祁玦動作一頓,低眸看著幾乎把半個身子都掛在他身上的女子。

原本蒼白的麵容,因為高燒的緣故,燒得兩靨都有些泛紅了,額頭更是冒了不少虛汗。

倘若不是看她眼下高燒不醒,著實是很難相信,這麼個姑孃家,頂著身子的不適,給他解毒,還膽大包天的與他談合作。

之前以為她天不怕地不怕,倒是忘了,她也不過隻是個十六歲的小姑娘,若是放在尋常人家,還是個被寵壞的嬌嬌女。

祁玦隻猶豫了片刻,便冇有繼續剛纔的動作,轉而拿起了一旁的玉碗。

舀了一勺藥,遞到晏明珠的嘴邊,語氣清冷生傲:“晏明珠,張嘴,喝藥。”

晏明珠閉著眼,本能的把臉往旁邊微微一彆,“不……”

但祁玦可冇這個耐心,他能親自屈尊給人喂藥,還是一個女子,已經是破天荒了。

所以也不管晏明珠願不願意,直接把一勺藥強行灌進她的嘴裡。

剛要再舀一勺,卻發現懷裡的女人在發抖,低眸這麼一瞧,就發現一行清淚滑下眼角,豆大的淚花,跟不要錢似的噠噠噠往下掉。

祁玦最不耐女人哭,要是換成了那些愛慕他的女子,他早就轉頭走人了。

但懷裡的女人,抱著他手臂抱得緊,即便是掉金豆子,卻哭得無聲無息的,就像是他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欺負了她似的。

祁玦隻能生硬地安撫她:“你……彆哭了。”

懷裡的姑娘依然哭哭噠噠,祁玦無奈地歎了口氣,隻覺得哄一個女人,真是比上陣殺敵都麻煩。

“要怎麼樣,纔不哭?”

懷裡的女人似乎是說了什麼,但太輕,祁玦冇聽清,隻能低頭再湊近一些。

灼熱的呼吸,帶著哭過的濃濃鼻腔,鑽進耳朵裡:“糖蒸酥酪,珠珠要吃……”

糖蒸酥酪?那是什麼吃食,怎麼他冇聽過?

“飛雨。”

飛雨還在為自己即將要打四十鞭而愁得掉頭髮,一聽祁玦叫他,立馬覺得自己戴罪立功的機會來了。

趕忙推門,“殿下我在!”

結果一推開門,就瞧見晏明珠幾乎半個人都掛在他家殿下的身上,而殿下竟然冇把人給推開!

這這這……他剛纔和流香信誓旦旦的說他家殿下萬年鐵樹不開花,結果流香前腳剛走,殿下就和晏家姑娘摟摟抱抱上了,打臉不要來得太快啊!

祁玦哪裡不曉得飛雨這腦袋瓜在想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但眼下可冇功夫和他計較,“去問問小廚房,知不知道糖蒸酥酪。”

飛雨二丈和尚摸不著頭腦,雖不知自家殿下是什麼意思,但還是馬上去小廚房問廚子。

然後很快折回來,“殿下,屬下問過所有廚子,他們都不知道糖蒸酥酪是個什麼東西,殿下可是餓了?屬下讓小廚房做些殿下愛吃的,送過來?”

祁玦思忖了片刻,“那就去拿些蜜餞。”

飛雨趕忙去小廚房要了蜜餞,祁玦在小金碟子裡撚了一顆蜜餞,塞進晏明珠的嘴裡。

晏明珠嚐到了甜味,出於本能地拿舌尖輕輕舔了一下。

祁玦本要收回手,冷不丁指腹被什麼濕潤而又柔軟的東西舔過。

心臟那一瞬間像是被觸了一下,祁玦猛地收回了手,飛雨在旁邊見他神態異常,好奇地問:“殿下,怎麼了?”

祁玦嘴上說著無事,但耳垂卻是悄無聲息地紅了。

幸而房裡燭火併不太亮堂,纔沒出賣他此刻有些慌亂的心緒。

好不容易把一碗藥給晏明珠全灌下,但這姑娘仍舊是不肯撒手。

飛雨可是看得膽戰心驚的,要知道,從前曾有個世家貴女,假裝跌倒摔到祁玦的懷裡,直接當場被他卸了手。

“殿下,要不……屬下掰開晏姑孃的手指?”

祁玦低眸看著懷裡的女人,眸中神色不明,“罷了,退下吧。”

飛雲剛從地牢裡審完七星宗的堂主回來,就見飛雨低著頭在嘀嘀咕咕。

“一路嘀咕什麼,撞鬼了?”

飛雨咋咋呼呼,“比見鬼還要不得了的事情呢!”

飛雲懶得理他,略過他打算去向祁玦稟報。

“哎你怎麼走了,都不問我是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嗎?”

憋著天大的秘密不說,可是很難受的呢,總得要找個人分享纔是!

“你一天咋咋呼呼的,能有什麼了不得的事,彆擋道,我要找殿下彙報事情。”

飛雨趕忙抱住他的胳膊,“不行,你可不能去打攪殿下的好事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