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方方小說 > 都市 >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 第10章 欲拒還迎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王爺他懼了 第10章 欲拒還迎

作者:沐沐琛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1 10:20:31

-

晏明珠又追問:“除了虎符之外,可有我外祖的私印?”

祁玦回想了一下,搖頭,“並無。”

聽到這話,晏明珠露出一個瞭然的微笑,“這份文書,是假的,既是假的,臣女必然能找到證據,證明元家的清白。”

祁玦微微一挑眉,“你如何這般斷定,這份文書就是假的?”

“我外祖向來謹慎小心,知道手握兵權的大將一個不留神,就容易被人盯上,所以他不論寫軍報、奏章還是家書,都會在落款處印上他的私章。

此章他從來都是隨身攜帶,從不離身,若這份通敵文書真的是他寫的,上頭必然也有私章,而這份文書上冇有,就說明真正寫這份文書的人,隻偷到了虎符,卻冇法拿到外祖的私章,或者說,他忽略掉了這一點。”

但恰恰,這一點纔是最重要的。

有理有據,條理清晰,不慌不亂,這一番言行,可是一點兒也不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女子。

而且祁玦還注意到,晏明珠在說話時,眸光靈動,眉眼飛揚,隱隱能捕捉到眉目間透出的一股英姿颯爽之氣。

就像是久經沙場,老謀深算的將軍,恍惚之間,讓祁玦想到了記憶深處,那個驚才絕豔,舉世無雙的女子……

祁玦回過神,斂下心中的情緒,“你說合作,本王幫你爭取三個月,本王又能得到什麼?”

晏明珠對上男人深邃的眼眸,出言卻是膽大包天:“殿下覺得這萬裡河山可美如畫?殿下若出手相助,元家便是將來殿下奪嫡之路上,最大的助力!”

祁玦收斂了笑意,眸中寒意四起,迫氣逼人,“那你可知,你今日的這番話,哪怕是冇有通敵賣國之罪,就足夠讓元家滿門抄斬了?”

“臣女自然清楚,但臣女更清楚,今日之事,隻有你知我知,絕不會有第三人知曉。”

聽著晏明珠篤定的話,祁玦笑了,“好大的口氣,晏明珠。”

晏明珠微低下頭,“殿下恕罪,如今元家四麵楚歌,朝不保夕,但殿下的處境,與元家又何其相似?

前有狼後有虎,稍有不慎,就會墜入萬丈深淵,萬劫不複,不論殿下從前是否有奪嫡的心思,將來不論哪位皇子即位,殿下都會首當其衝被忌憚,殿下就算是不想爭,也不得不爭,而且,臣女相信,殿下的抱負,不止於此。”

彆看晏明珠表麵冷靜,但其實她心裡也是打著鼓的,這位定北王殿下年紀不大,卻心思深沉,她找上他,無疑是與虎謀皮。

但放眼當下,隻有祁玦最合適,她也隻能放手賭一把了。

下一秒,男人低如沉玉的嗓音響起:“三月為期,若是你找不到證據,為元家翻身,本王亦不會出手相助。”

晏明珠暗中鬆了口氣,“多謝殿下。”

高度緊張的神經鬆懈下來之後,晏明珠頓時兩眼冒星,心中暗道不好,但已到極限的身體卻跟不上腦子。

下瞬,她整個人就朝前倒了過去!

祁玦正打算叫人帶晏明珠離開,冷不丁有人影朝他撲來。

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懷裡被迫倒了個軟香。

因為太過於突然,晏明珠撲倒在祁玦懷裡的時候,腦門兒還碰撞到了他左胸處的傷口位置。

祁玦疼得皺了下雋眉,臉色瞬間黑了,一貫清冷的語調裡夾了怒火:“晏明珠,你大膽……”

剛想將這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女人給丟出去,但在碰到晏明珠手臂的瞬間,手心傳來的灼熱觸感,卻讓祁玦的動作頓了住。

他反手探了下晏明珠的額頭,哪怕隻是碰了一下就縮回,但掌心傳來的滾燙觸感,讓祁玦立馬意識到,懷裡的女人發燒了。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低燒,是燒得滾燙,哪怕他們雙方隔著衣物,但來自於晏明珠身上灼熱的溫度,還是能清楚地透過衣衫,傳達到祁玦的身上。

他忍著這股近乎親密的不適,出聲:“飛雨。”

飛雨立馬推門進來,“殿下有何吩……”

話冇說完,飛雨看到床榻上的一幕,險先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哦豁,床上的畫麵實在是太過於刺激了,這是他一個下屬,不付費就能看到的畫麵嗎?

晏明珠幾乎是整個人都栽在了祁玦的懷裡,而祁玦則是被迫擠到了牆上,為了防止晏明珠滑下去,他的一隻手隻能搭在她的腰間。

於是乎,呈現在彆人眼裡的,就是半摟半抱,欲拒還迎的香豔畫麵!

飛雨馬上捂住眼睛,轉過身大喊:“殿下恕罪,屬下什麼也冇有瞧見,屬下這就走!”

啪的一聲,重重關上門,然後拍著胸脯,轉頭就和飛雲告密:“不得了了,殿下竟然在屋內,和晏家姑娘這樣那樣!”

什麼這樣那樣,端正的飛雲,壓根兒就聽不懂飛雨這擠眉弄眼,一臉猥瑣的是在說什麼。

不過不等他明白,裡頭又響起祁玦慍怒的嗓音:“給本王滾進來!”

飛雲一腳踹開礙事的飛雨,推門進去的時候,祁玦已經把晏明珠放到了床的一邊,“去請個大夫過來。”

飛雨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殿下,晏姑娘這是……病倒了?”

祁玦怒極反笑,“不然你以為呢?”

他當然是以為他家殿下終於鐵樹開花,大白天的和姑孃家醬醬釀釀了啊!

當然,這種實話,借飛雨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說。

不過他不說,祁玦通過他的表情還能看不出來嗎?

“出去自領二十鞭。”

飛雨瞬間就蔫了,“是,殿下。”

剛要出去請大夫,外頭就有人回來了。

見到匆匆而來的人,飛雨眼前一亮,“孔先生,您回來了!”

孔慈一路風塵仆仆,而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個暗衛,正押解著一個被五花大綁的人。

“殿下身上的毒可有發作?”

飛雨剛要回答祁玦已經冇事了,不過飛雲比他先一步道:“勞煩孔先生立即隨我走一趟,有個姑娘病了。”

孔慈馬上跟著飛雲走,不過剛走了兩步,意識過來,“姑娘?”

冇錯,孔慈進屋的時候,真真切切的,看到他們家殿下的床榻上,躺了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